第331章 阿酒,我好冷

作者:溫流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我的絕色美女房客逍遙兵王神藏權路風云都市之最強狂兵中華武將召喚系統修仙高手混花都極品美女愛上我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m.sqfhjj.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331章 阿酒,我好冷

    溫酒在南州待了三日,和吳銘一起見了南邊大大小小各家糧商,有這十年契在,事情辦的順利許多,即便是有趁機抬高糧價的,也被溫酒連消帶打的壓了下去。

    這幾日,她是幾乎是徹夜不眠的奔走,基本沒有合過眼。

    楚軒和幾個青衣衛見狀,都覺著有些羞愧。

    尤其是后者,這些年自以為為了掙老婆本已經夠辛苦賣力了,可現在同溫掌柜比起,那可真是不值一提。

    這一日,溫酒又忙碌了一整天,回到客房已經是夜半,把老于寄來的那封書信又拿開看了一遍。

    她的目光落在“謝珩”二字上,久久沒有移開,腦海里浮現那少年的模樣。

    初見時,是那風流雅致的謝家公子,剛到帝京城那會兒,在外是殺人不眨眼的謝小閻王,回了府的,便是那因為不知道該如何跟視財如命的小弟妹和悶不吭聲的三公子相處苦惱的長兄。

    后來……后來他一襲喜服站在紅紗飛揚的新房里,掀開她紅蓋頭,同她說:“阿酒,我謝珩喜歡的人,誰也搶不走!”

    那桀驁無雙的少年,對著別人強橫至極,卻在她面前化作繞指柔,顏面盡失的糾纏,到最后黯然離開。

    此間種種,如數浮上溫酒心頭。

    她嘆了一口氣,閉上雙眸,枕著手臂趴在案上,努力讓自己不去想那人。

    從前有老人同她說過,姑娘家在如花似玉的年紀,不能遇見太驚艷的少年。

    年少曾遇傾城色,此生此情無太平。

    溫酒從前是不信的。

    況且她遇見謝珩時,已經是那二十九歲嫁不出的老姑娘心性。

    怎么到了現在,反倒是越活越回去了?

    她腦海里萬千思緒紛涌交雜,竟就這樣睡著了。

    半睡半醒間,迷迷糊糊的入了夢。

    溫酒穿行在暗無天日的牢房,兩旁關押的人密密麻麻的,有人痛哭流涕的喊著“冤枉啊!我冤枉!”

    有人被綁在刑架上打的遍體鱗傷,奄奄一息。

    她看不清那些人的臉,一轉身,卻看見謝珩渾身血跡的坐在稻草堆里,狂風大雨從窗戶落下來,大半都落在了他身上。

    牢房里光線陰暗,溫酒看不清少年面容,只能看見他隔著一道牢門,眸色暗淡的看著她,近乎呢喃般的說,“阿酒,我好冷。”

    溫酒伸手去推牢門,卻怎么也推不開,身子猛地被人往后拉,光影一閃,她猛地坐了起來。

    少年消失不見,夢境也跟著煙消云散。

    “溫掌柜……”剛給她披了一件外衣的江無暇猛地一驚,而后,輕聲道:“我只是給你披了件外衣,五更天了,外頭下了雨,有些冷。”

    溫酒松了一口氣,隨即有想起來,方才的夢里下了好大的雨,謝珩和她說好冷。

    夢有起碼有一半是真的,此刻,窗外下起了雨,淅淅瀝瀝。

    卻不知謝珩此時是什么樣子。

    夢不是什么好夢,溫酒心里越發的憂慮。

    她伸手揉了揉眉心,卻發現額間滿是冷汗。

    江無暇遞了一方錦帕給她,難得主動開口問她,“溫掌柜,夢見什么了?”

    溫酒接過錦帕擦拭額間,聞言,手上動作微頓,卻什么都沒說。

    她只是笑了一下,反問道:“你覺得我會夢見什么?”

    江無暇想了想,說:“將軍。”

    溫酒眼角微挑,這姑娘真的同三公子是一路人,不說話的時候一直悶著,一開口就戳心。

    江無暇顯然不知道溫酒在想什么,語氣淡淡的又補了一句,“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溫酒:“……”

    不管這話有道理還是沒道理。

    反正江無暇這次猜中了。

    “去收拾東西。”溫酒披著外衣起身,看著窗外朦朧天色,說:“咱們天亮就啟程。”

    江無暇也不奇怪,只是確認一般問道:“去帝京?”

    “對。”溫酒理了理身上的衣衫,抬頭,眉眼忽然變得堅毅而認真,“去帝京。”

    江無暇應聲,去收拾行李。

    溫酒走出屋子,讓青二去把楚軒叫起來。

    她自己去天下知二樓,找了個位置坐下來用早膳。

    天色剛亮,街上并沒有什么行人,連天下知這樣熱鬧的地方,這會兒也還是安安靜靜的。

    楚軒換好衣衫來的時候,溫酒已經吃的差不多,正靠在窗邊,看小船經過小橋旁。

    小船上有個生的不錯的小姑娘,冒著雨探出頭朝橋的另一邊揮了揮手,橋邊有個抱著書籍路過的書生,沒打傘,傻乎乎的站在樹下等了個把時辰。

    兩人看到彼此時,相視一笑,然后小船逐流而去,書生小跑著過了橋。

    明明兩人連一句話都沒說上,卻好似都是滿心歡喜,這天底下再沒有這樣值得開心的事。

    真當是是年少多情,一眼繪相思。

    “溫掌柜,你看什么呢?”楚軒剛睡醒,眼神還有些渙散,在桌邊坐下,開口道:“昨夜下了雨,一下子就冷下來了,等這場雨過去,差不多就是冬天,這冬天啊……”

    “我要去帝京。”溫酒開口打斷他。

    楚軒愣了一下,然后猛地站了起來,“這么快?這糧食都還沒收完,而且還下了雨,水路不好走,你不是說用十天期限做這事嗎?怎么忽然改變主意,這么快就去帝京?”

    楚老板怎么也想不明白,因為太過震驚,說話都有些顛三倒四。

    說到最后,他自己也發現了這個問題,索性閉了嘴,滿是疑惑的看著溫酒,用眼神詢問“為什么?到底是為什么,你要拋下我拋下這么多銀子,忽然跑去帝京?”

    溫酒只是淡淡一笑,“南州這糧商十之有九已經與我簽下十年契,剩下那些,楚老板可以應付。”

    楚軒想了想,點頭道:“也行,只是……溫掌柜一定要這么急著去帝京嗎?至少等雨停了再走吧。”

    溫酒搖了搖頭,嗓音微啞,“我在南州徹夜難安,片刻也不能耽擱。”

    楚軒笑道:“那我還能說什么……我送溫掌柜登船。”

    他心下忍不住道想:那姓謝的是燒了幾輩子的高香,才能把這樣重情重義的小財神抱回家啊?!

    帝京城,如今可是亂的很。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进微信群买彩票 伊宁市| 昆山市| 山丹县| 阿拉善右旗| 灯塔市| 锡林浩特市| 保德县| 华池县| 家居| 揭阳市| 荔波县| 眉山市| 澜沧| 永胜县| 乌恰县| 瓮安县| 贞丰县| 汕头市| 安阳县| 贵州省| 葫芦岛市| 永善县| 蓬莱市| 汶上县| 个旧市| 都兰县| 哈巴河县| 禄丰县| 南陵县| 利津县| 年辖:市辖区| 东源县| 雅安市| 华安县| 新巴尔虎右旗| 乌兰察布市| 修武县| 南安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