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簡單粗暴

作者:輕舞的沙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殺神永生末日巖帝神道丹尊雪鷹領主寒門狀元茅山遺孤明士絕世邪神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m.sqfhjj.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趙雅琴又拜訪了其他幾家失蹤人口的家庭,雖然一無所獲,但也發現了其中有些蹊蹺的地方,很多失蹤的案件都發生在半夜時分,有的和同學一起外出就不見了,有的在小區門口消失了,很容易從這些案件中看出當時的情況。

    發現了不尋常之處,趙雅琴便晚上一個人在路上閑逛,結果還真的被她撞見了一伙人,想要將趙雅琴迷倒帶走。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有些匪夷所思了,就在趙雅琴抓住幾人準備盤問時,警察出現了,將幾個嫌疑犯帶走了。之后趙雅琴去警察局詢問此事,得到的答復卻是,幾個小混混喝酒鬧事,和失蹤人口案件無關。

    就算趙雅琴再傻也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那幾人明明想要綁架趙雅琴,警察卻說什么酒后鬧事,這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嗎?

    正當趙雅琴決定找到那幾個小混混時,卻發現那幾個小混混也失蹤了,據說是離開了西安,這下唯一的線索也斷了。

    屋內趙雅琴的母親拉住想要出門的趙雅琴道:“小琴,不要再調查了,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這些天調查下來,趙雅琴的母親也感覺事情背后巨大的危機,早上賣菜的時候,竟然有人在跟蹤趙雅琴的母親,這讓趙雅琴的母親更加的害怕了。

    “媽,你難道不想找二弟、三弟了嗎?”

    趙雅琴的母親怎么會不想找,生要見人、死要見尸,問題是胳膊擰不過大腿啊!現在趙雅琴沒有出事,但繼續查下去,誰知道趙雅琴會不會也出事情呢?

    趙雅琴雖然不是真的趙雅琴,真因為這樣,趙雅琴才要想將兩個弟弟找到,不然趙家真的要絕后了,但這句話趙雅琴不能說,只能道:“媽,我沒事的,你忘了我是覺醒者了嗎?”

    “算媽媽求求你,不要再調查了!”趙雅琴母親哭泣道:“這個亂世,誰家沒有死人,就當他們死了吧!”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悲哀,趙雅琴母親并不是什么愚婦,很清楚這件事情不能在查了,否則連自己最后一個女兒也會搭進去了。

    趙雅琴不想讓母親再傷心,便安慰道:“媽,我出去散散心,透透氣總行了吧!”

    “那你千萬要小心?早點回來”,趙雅琴母親還以為趙雅琴是為失去親人而傷心,知道趙雅琴這幾天為了調查親人失蹤的事情,已經有幾天都沒有休息了,心里更加的憂心忡忡。

    小區外有些冷清,不復往日的繁華和熱鬧,尤其是聽說蟲族已經出現在洛陽城外了,許多有錢人甚至在考慮是不是往更遠的地方搬。

    有這樣想法的人很多,都在悄悄的打聽那里比較安全,甚至一些人聽說蟲子也怕冷,想著是不是前往西伯利亞躲避一段時間,但是想到那里寒冷的氣候,還是退縮了。

    三月的西安剛剛入春,但空氣中依然帶著一絲冷意,路上的人也行色匆匆,只有溫暖的家才是自己的歸屬。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趙雅琴走出門來到小區里,感覺平時就不怎么熱鬧的小區這時候顯得更加的冷清,或許因為這時候大多數依然要上班艱難的謀生,根本沒人有心意在外面溜達。

    空氣中帶著苦澀的味道,那是風沙帶來的沙礫,起風了,趙雅琴緊了緊身上單薄的紗衣,也不知道是真的冷還是心冷。

    心里有事,趙雅琴抬腳漫無目的的走著,她并不關心那些失蹤的人,但是想到母親那些關切的話,又讓她心里暖暖的,或許只有將二弟、三弟找到才能報答這份恩情。

    不知不覺中趙雅琴走到了路邊,感覺腹中有些饑餓,便抬頭朝四周望去,看見對面不遠處一家面館,她記得這家面館的油潑面味道不錯,母親這些天因為這些事情茶飯不思,或許自己可以帶幾個肉夾饃回去……,想到這里趙雅琴便準備穿過馬路去對面的面館。

    就在這時候,一輛大貨車像是失靈一樣從街道的一頭沖了過來,等到趙雅琴聽見貨車聲音,發現貨車已經沖到了自己的面前,根本沒有減速,也沒有絲毫的避讓,甚至連喇叭都沒有摁,瞬間趙雅琴什么都明白了,可惜什么都晚!

    修士雖然已經不是普通人了,但普通修士依然沒有脫離人的范疇,被撞擊一下同樣也會受傷,況且對方還是有意為之,這種情況下,就算是高階修士也會不好受吧,就不要說趙雅琴現在的修為只是中階了。

    趙雅琴閉上了眼睛,知道自己是躲不過這一劫了,對方不希望趙雅琴繼續查下去,要對趙雅琴動手了。

    下一瞬趙雅琴并沒有感覺自己被撞飛,反而聽見懸浮發動機的聲音從自己頭頂掠過,就像是在做夢一樣。

    “難道這一切都是自己神經緊張產生的錯覺!”

    趙雅琴睜開了眼睛,那輛貨車懸浮在趙雅琴的頭頂上,就那樣靜止在空中,懸浮發動機依舊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像是被定住了一樣。

    “自己被人救了!”

    這個年頭在趙雅琴腦海里一閃,想要控制這輛發狂的貨車必須是高階修士,同時還要是控金方面的異能才行,想到這里趙雅琴扭頭尋找起來。

    “陸天宇!”

    趙雅琴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馬路的對面正在朝著自己笑。

    趙雅琴心中一喜,一股莫名的安全感涌進了心田,暖暖的讓她想要哭出來。可是下一秒,趙雅琴看見在陸天宇身邊還站著一名身穿緊身夾克的女子,身材高挑,相貌清秀,只是眉目間帶著一抹不善,同樣也在打量著自己,這讓趙雅琴心里一緊,瞬間想到了什么,感覺自己就像是做錯了什么不敢抬頭去看對方。

    來人正是陸天宇和愉悅,不過陸天宇并不是剛到西安,而是到西安快有一天的時間了。

    陸天宇是昨天晚上抵達西安的,到了西安之后,便和韓建兄妹進了城,韓玲想去找自己的同學,三人便分開了。

    三人分手之后,陸天宇看了看異能系統中的留言,愉悅得知陸天宇要前往西安,感覺留在黑礁島也沒有什么事情,便想來西安看看。陸天宇也感覺把愉悅一個人丟在黑礁島有點過意不去,反正這次也沒有什么要緊的事情,就想著帶愉悅到古城西安散散心。

    愉悅帶著林琳姐妹來到了西安的確非常的開心,尤其是知道了陸天宇得到了靈寶之后,還進入陣盤空間看了看,對陸天宇的設計非常的滿意,尤其是能藏在陣盤空間里,以后也不用為安全的問題擔心了。

    可是接下來的事情就讓愉悅有些不開心了,得知了陸天宇要去尋找趙雅琴,女人的感覺告訴愉悅,自己又要有一個妹妹了。

    陸天宇也很頭疼,這件事情也只能忍著,好不容易連哄帶騙穩住了愉悅,進了西安之后,發現整個西安城內連一家旅館都找不到,當然不是沒有旅館,而是沒一家旅館有空房間。

    便想著先找到趙雅琴再說,誰知道找到了趙雅琴留下來的地址,卻發現趙雅琴家里正在辦喪事。

    陸天宇這下有點蒙了,感覺自己來的真不是時候,本想著去悼念一下,但走到趙雅琴家樓下,就聽到長嘴婆一些議論,知道了發生什么事情,感覺有些奇怪,便沒有露面,在趙雅琴家附近打聽了一下,將事情的大概了解清楚了。

    陸天宇同樣不怎么關心死人的事情,末日之后光是死在蟲族利爪之下的人口就不止十億了,讓陸天宇感興趣的是那些失蹤人口去了那里,這讓陸天宇想起了之前防空洞里發生的事情,便決定悄悄的調查一下。

    因為西安現在還沒有被蟲族占領的原因,輔助智腦很輕易的就入侵了這里的網絡,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真實的事情遠遠比趙雅琴知道的還要嚴重的太多,末日之后,整個西安地區失蹤的人口記錄在案的就有三四千件,更加蹊蹺的是,這么多案件竟然沒有一件偵破的,這就讓人有些玩味了。

    到了這時候,陸天宇那里還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本可以不管這些事情的,但一想到這件事情里可能有倭人的影子,自己當初也是受害者之一,一股無名之火就有些壓制不住。

    但陸天宇也不是沖動之人,看出了其中不尋常之處,這里面涉及到的人恐怕不簡單,決定暫時不打草驚蛇,先暗中調查一番再說。

    陸天宇調集了一些人,這些人就是當初自己在南美救下來的那些孩子,如今這些孩子都經過了嚴格的訓練,其中有一半成為了覺醒者,最差的也是二級的強化者,讓這些人去調查這件事情簡直就是殺雞用牛刀。

    等到將所有的事情安排好,陸天宇決定先和趙雅琴見一面,沒有想到剛走到趙雅琴家小區門口,就看見了發生的一幕。

    如今的陸天宇想要控制一輛貨車就跟玩一樣,操控著控金異能將貨車控制住,招手讓趙雅琴過來。

    但沒有想到,愉悅和趙雅琴一見面就讓場面有些尷尬了。

    有些腦仁疼的陸天宇看見醋意滿滿的愉悅,和趙雅琴對上了眼睛,便一招手將靜止在空中的貨車拉了過來,上前幾步,伸手在空中一捏,就看見那輛貨車像是面團一樣扭曲起來,里面的司機早已經嚇得面如土色,“救命啊,殺人了……。”

    陸天宇沒想到自己遇到了死鴨子嘴硬的家伙,手掌一張,靜止在空中的貨車“轟”的一聲砸在了地面上,震得那名司機七葷八素,臉上身上也多出了幾道傷口。

    “給你一個機會,說出是何人指示的,可以繞你一命!”

    “什么有人指示,你不要血口噴人,車子失靈了,你又是什么人……。”

    “不說嗎?”

    陸天宇沒想到還是一個不怕死的家伙,剛才的一幕陸天宇看得非常的清楚,對方根本就是想置趙雅琴于死地,敢對自己的女人動手,這個人在陸天宇已經是死人了。

    陸天宇張開手朝著那輛變形的貨車再次一握,巨大的貨車發出令人牙酸的擠壓聲,尤其是貨車駕駛位的地方,本來非常寬敞的駕駛室,這時候已經縮小了一大半,這名駕駛員被駕駛室內的金屬擠壓的都有些變形了,下半身快要失去知覺了。

    “你叫田成,今年三十二歲,家里有父母妻子和三個孩子,在一家保安公司當門衛,這輛貨車注冊在一家建筑公司名下……”,輔助智腦已經將這人的信息和貨車的資料都傳給陸天宇,陸天宇沒說一句,田成的臉上就多一份蒼白,“你不怕死沒關系,不過因為你,你的家人都要死,也包括你最小的兒子!”

    “不!”

    在詳細到令人發指的信息面前,田成一下子就崩潰了,尤其是陸天宇還知道他家里的一切,這讓田成感覺自己今天遇到了真正的魔鬼。

    “我說,有人出一百公斤黃金買趙小姐全家的命,那人威脅我,要是我不按照他們說的話去做,就會殺了我全家!我真的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求求你放過我!”

    “撒謊,指示你的人到底是誰,你還有五秒鐘的時間說出那人,一、二……。”

    “啊!”

    田成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駕駛室已經完全扭曲成了麻花,一圈圈擠壓著田成的身體,將田成的下半身絞進了駕駛室金屬里,那種被擠壓而死的痛苦完全讓田成無法忍受。

    “是銀座的洪老板!是他叫我來殺趙小姐全家的,放過我吧!”

    “你可以去死了!”

    “住手!警察,我命令你住手,否則我們就要開槍了!”

    就在陸天宇準備一把捏死田成時,一輛警車呼嘯而來,從里面跳下兩名警察,手里抓著槍指著陸天宇道:“站著別動,雙手舉過頭頂,慢慢的趴在地上!”

    “是這樣嗎?”

    陸天宇依言慢慢的舉起雙手,兩只手掌在半空中狠狠的一握,就見那輛已經變形的貨車猛地朝內收縮起來,變成了一個金屬圓球,里面的田成最后發出一聲“救我”便沒了生息。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有进微信群买彩票 乌兰察布市| 惠州市| 社会| 仪陇县| 巩留县| 阜康市| 阜阳市| 灌南县| 沾化县| 中西区| 张家界市| 民丰县| 威信县| 兴安县| 利川市| 安新县| 丰顺县| 阳原县| 兰西县| 丹巴县| 张家川| 浏阳市| 嘉荫县| 常熟市| 德化县| 元氏县| 桃园县| 于田县| 增城市| 沙河市| 昔阳县| 阜康市| 兰州市| 秀山| 沙坪坝区| 青冈县| 瑞安市| 泸定县|